你好,我是TD!
也可以叫我唐垫:D
不靠谱的蝙蝠吹
蝙蝠侠是最棒的
日常咕咕的写手
忽然变化的文风

【超蝙】最完美的悲剧.1

 ※首先,这是结局
  ※本文会用从来没用过的倒叙(?)手法,bug见谅
  ※这篇文章记录从"新神的诞生─甜蜜的告白"
  ※在“最后的结尾”也就是未来第一篇会是甜饼(?)

   他们在荒芜的高地上停驻,布鲁斯不知道这儿曾经是海滨市?大都会?还是他一直燃烧生命去守护哥谭?那不重要了,他只知道这里曾经是一个繁华的都市,这里是地球。人民理应在人声鼎沸和吵杂嚷闹中度过无数春秋,而不是像这样,悄无声息的消失,一点希望也没留下。
  

  超人紧紧环着他的腰,他在害怕,他知道当第一缕阳光撕裂地平线时,地球最后一名人类将会消失,带着这颗昔日辉煌的蓝巨星,他的第二家乡,教会他如何成为一位伟大英雄的故土,他知道在这一切过后曾经的所有爱与眷恋连颗灰尘都不会给他留下。
  

  布鲁斯轻轻的扯开超人环在他腰上的手,将面罩撤下去丢向远方,露出多少哥谭人曾为之疯狂的俊美脸庞,转过身看着他轻喃道:“这会是最好的悲剧,你看。”
他又将手上的护甲卸下,露出纤长白净的手指抚摸着克拉克俊朗的面庞,勾勒这他的眉眼,像是要永远刻在脑子里,带着即使天崩地裂也不敢遗忘的虔诚。
  

  “没有死亡,没有战火,我们曾竭力挽救,可这一切仍滑向不可救赎。而现在没有赢家,没有败者。只有我和你”他的指尖的温度让克拉克为之颤抖,他想贪婪的汲取每一丝属于布鲁斯的温度,同时害怕自己的爱人在下一秒消失,而他会失去所有存活的意义。
  
  “Burce,我爱你…”神子扑过去,努力的蜷缩在救赎者的胸前,眼泪在泪腺里迸发的那一刻就代表着---钢铁之躯认输了。他不知道向谁祈求,也不知道该怎么挽留,只能像个孩子一样寻求着庇护:拉奥啊…求您救救我吧…

  此时超人因为无能为力而躲避起来,留下无助的小镇男孩独自承担这份绝望。
  
  “我不想忘记你,Bruce”

  “我们都知道,不想和不能是两码事,Clark”韦恩此时没有安慰他,他想揭露最残酷的真相,他想让自己的爱人在最后一刻接受结局,他却忘了自己也是无助又孤独的。

  男人心软了,所有恶毒的,属于蝙蝠侠的斥责,所有甜蜜的,属于布鲁西的伪装在此刻全部被面前的人击垮。

  “爱不只是在于记忆啊,Clark”布鲁斯轻轻用手臂圈住超人,尝试着把他的男孩的悲伤全部转移到自己身上。

“这是一种寄生病毒,他会生长在你的每一个细胞,蔓延在你每一条神经,在你的大脑向你反馈信息时干扰你,在你做出正确的判断时打搅你,在你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吞噬你的一切。”克拉克像是被捅了一刀似的,呼吸一窒,停止了啜泣,攥着黑色披风的手愈发的无力。
 
 
当然,倘若你幸运的话,会有另一个人同你一同受苦,这两人被这种病毒摆布时还甘之如饴。布鲁斯这样想着,他现在有点像个小孩子一般赌气,又像一个将行朽木的老人般淡然。
  

“当日子久了,病毒渗入骨髓里,你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其牵制,当你在浑稠的黑夜里孤身一人时…………这种撕裂的苦楚便会渗透到血管里,从里到外的啃噬你的血肉,那是真正的求死不得”
 
 
  “所以在你忘记我后,你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会记住我,都会代替你爱着我,而你免受其苦”
  
 
 布鲁斯说罢,将超人拉起来,凑过去轻轻的舔吻他脸上的泪珠,唇瓣拂过他的眼睛,温柔的要命,他看透了自己,这个在绝境中声张着爱惨了人间之神的真理者。布鲁斯想,这只剩一个信徒的新神此时是有多无助啊,他默默的看着灰褐色的天际线,一丝艳红在那边悄无声息的出现。

  
  超人在平时都会在离地面半米左右停下,即使作为克拉克,他的脚也不会牢牢的贴在地面上。这是他与地球的距离,他知道,氪星人始终是和这颗蓝巨星存在隔阂,但如今他却实打实的站在地球上,承受着引力的重量,像一个普通人类那样,可这唯一栓住他与人间的线将被他的爱人带进坟墓。
 

  赐予新神无尽寿命与希望的恒星此刻像是最恶毒的诅咒,超人默默的听着布鲁斯沉稳有力的心跳声,这是唯一能够将他救赎的旋律,几年来他都是听着这个心跳安然入睡的,而他马上要失去这些了,失去这份宁静,失去这份在千百亿星球都不再会出现的心跳。
  

  “布鲁斯。”超人抱紧了蝙蝠侠,把头搭在他的肩膀上。

  “嗯?”布鲁斯回到。

  “当时闪电侠放在联盟储藏间的布丁,是不是让你丢掉了”他想起了记忆中还未完全消散的美好,他想在所有结束之前,全部全部,都说给他的爱人听。

  “是,巴里前一天偷了我的蝙蝠镖”和小甜饼,布鲁斯撇撇嘴,他想起在蝙蝠洞里被扫荡干净的小甜饼的空盘以及老管家熟悉的嘲讽,有些郁闷。

  “那哈尔的手机呢?他的手机系统完全崩溃了,钢骨费很大劲的。”超人痴痴的笑道。

  “我以为你知道我在联盟大厅里安监控了”

  “所以你知道哈尔叫你batcakes?”

  “不止这些。”布鲁斯翻了个白眼,哈尔给他起的别称可以出一本小册子了--当然不会上市。

  “那海王……”
  “是的。”
  ………
  ……
  …
 
 
  “那你是……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这是个俗气老套的问题,太阳已经在地平线上爬出了一半,上帝没在给他们更多的时间,他的记忆也越发的模糊,但克拉克此时此刻还将布鲁斯和他的一切牢牢的刻在灵魂里,他拼命稳住心神,生怕下一刻他会忘记自己的爱人。
  

  “第一眼看到你”布鲁斯的嘴角绽放了自从他八岁以后就在也没有挑起的弧度,此刻被阳光点燃的半边天都没有眼前人微笑中一分的炫丽。
  

  “第一眼,我就觉得在哥谭天空上的你,是无尽黑夜中唯一的小太阳。”你是我唯一的小太阳,蝙蝠侠想到。哥谭最浓稠的黑夜在那一晚被撕裂,露出从未有过的皎洁月光,这座犯罪之都的一切都像是被对方洞悉,但他还是愿意给赎罪者机会。

  蝙蝠觉得自己将半生柔情全给了他的太阳,在躲避着心脏被陌生感情侵蚀的同时,也痴迷与被阳光所照耀的温暖与眷恋。
 
 
  “拉奥啊……”此刻克拉克觉得眼前的一切开始分崩离析,他的大脑止不住的向他反馈错乱的信息,他开始看不清远处的光景了,但他仍旧能看到那一抹美丽的钢蓝色,克拉克开始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上面--他在做最后的挣扎。
  

  布鲁斯扶着他坐了下来,他在最后一刻吻住了克拉克颤抖的唇,将虔诚的爱意传达给他的爱人,而克拉克似乎感知到了这份浓厚感情,脑中的嗡鸣声被压制,他搂过布鲁斯热烈的回吻着,他们从来没有拥有过如此激烈的吻,克拉克紧紧的抱着他,似乎想把这只蝙蝠揉进骨血里,融进他的灵魂里。

  太阳此刻完全的攀爬在地平面上,明明是清晨的阳光二人却觉得无比的炙热,像是在燃烧他们的魂魄,他们都希望在感受到光与热的一瞬间,可以化成两缕白灰交融在一起,永远。
 
 
  超人终于抵挡不住强烈眩晕感,他倒在了布鲁斯的怀里,布鲁斯跪坐在地面上,任由灰尘沾染了披风,他把超人的头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从万能腰带的夹层里掏出最后一个蝙蝠镖塞到克拉克手中,俯下身用自己的白净的额头抵着超人的眉宇,贪恋着那熟悉的温度。他默默承担着被撕裂的痛苦,等待着自己结局的到来。

  布鲁斯并不惋惜,他知道,在不可见未来的瞬间,这万般的苦楚与诅咒终会会远离他的爱人,他将与所有人再会,这是一次永远没有返程的单程票,他们会在“永恒”为单位的空间里永远保持着最完美的时光。

  在一切消失前,谁的话语消散在无垠的浩瀚宇宙。
  

  身着红披风的男人,在太阳边缘醒来。
  他仍记得自己,曾经的故乡。
  氪星,被毁灭的希望
  他唯一的故乡……
  手中的异物…蝙蝠镖?
  蝙蝠镖,蝙蝠镖是什么?
  新神满不在乎的摇了摇头,随手一掷,转身飞往了不可寻的无边远方。
  黑色的眷恋消散在太阳里
  在这里只有一片寂静。

  
  你听
  谁的话语消散在无垠的浩瀚宇宙。
  
 

  “早上好,我的小太阳”
  
  

                                      END(?)

评论 ( 16 )
热度 ( 42 )

© 沉迷发糖的TD | Powered by LOFTER